掌权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道,虽说鱼小婷是贴身警卫,此时他宁愿看到民警们奋不顾身与她搏斗。

  肖冬道:“都说固建区相对封闭,金宽那几个倒把外面所谓花样美男的歪风斜气学个正着,打扮得让人恶心!”

  “打警察……你们……”梁小郑已经语无论次,听到更远处响起的警笛声,一跺脚道,“罢了,你们先跳,事情由我而起,所有责任我来扛!”

  方晟大笑,富有深意道:“怎么会?小梁这样有见解有担当的年轻人要用到刀刃上!放心,咱们有底气。”

  说话间大街两端相向飞驰而来两队警车,眼看快撞上了互不相让,直至剩下二十米左右才紧急刹车——

  轧!

  发出尖利而急促的声音。

  两边警车都跳下若干名警察,对峙、争执片刻隐隐飘来“***书计”等词,旋即左侧警察们态度大变,迅速扶起被打得失去行动能力的同伴们整齐划一地向后退,右侧为首警察小跑步来到拉面店门口敬礼,正准备说话,方晟抢先摆摆手,大步走了出去。

  在拉面店里呆久了,站在店门口呼吸冷咧的空气顿时精神一清,方晟威严而镇静地一扫全场!

  说也怪,在场都是身经百战、处理过若干案件的警察,被他这一扫居然打心眼里生出寒意,当下从左到右所有警察同时立正、敬礼!

  远处不断有警车靠近,但驶到附近好像突然收到命令似的集体哑火,停到路边不敢继续向前。

  方晟缓缓走到大街中间——正好处于两侧警察对峙的中间位置,此时众多警车隔阻下大街已经断流,宽阔的路面只有几十名警察以及站在街中心的方晟。

  凛凛北风仿佛慑于他的气势都减弱了威力。

  长时间寂静,然后方晟终于开口:

  “没打起来,很好!不管是看我这个***书计的面子,还是觉得不该用公权力为私人纠纷助拳,总算没打,这一点值得表扬。你们……带队的呢?”

  左侧队伍中跑出一位警官,再度敬礼道:“报告方书计,区治安大队第7中队副队长吉荣山!”

  方晟看着右侧,从拉面店门口跟过来的警官立即敬礼道:“报告方书计,市刑警支队队长施轼!”

  副厅级刑警支队长亲自出马可不是偶然,刚才肖冬在店里直接与他联系,难得近距离接触大领导的机会岂能拱手让人?

  “肖秘书把两位警官名字记下来,两位都是好同志好警察,”方晟吩咐道,然后提高声音道,“有句话说‘人在做天在看’,不对,应该说‘警察在做老百姓在看’!看什么?看我们的警察有没有秉公执法,有没有安良除暴,有没有把国家赋予的强制力真正加于维护治安营造宜居环境!”

  街道两边人行道渐渐有行人止住脚步围上前,警察们谨慎地织好数道防线防止场面失控,有人掏出手机录像录音,有人悄悄打电话说“***书计来暗访了”……

  方晟高声道:“当前固建遇到一些困难,很多人在改革大潮中有畏难情绪、有疑惑、有愤怒、有很多压抑的不满,都很正常。京都派我到渚泉工作,重中之重就是处理好固建的问题,请大家给我时间,我们一起挑战并共度难关!大家说好不好?”

  警察们还有围观群众焉会不捧场,立刻哄然叫好。

  方晟又道:“从今晚出警速度看,我们的警察队伍——无论市刑警支队还是区治安大队动作都很快,体现了很好的专业素养,这让我对顺利解决固建各种矛盾有了信心,希望同志们继续保持,发扬能打硬仗敢打硬仗的优良作风,关键时刻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!”

  “决不辜负方书计的期望!”

  “一定加强训练保质保量履行职守!”

  施轼和吉荣山同时表态道。

  方晟瞟了眼拉面店,鱼小婷已带着梁小郑上车,遂道:

  “那就这样,对了吉警官,马上把金宽等五个人送到市刑警支队,施队长负责接受一下,我做证指控他们无端滋事、打架斗殴、打砸店铺,明早把笔录交到我办公室!”

  “是!”

  施轼应道,吉荣山声音却有点弱。

  方晟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住,冷峻地说:“听说金宽的父亲是区**局副局长,执法有没有困难?”

  吉荣山咬咬牙道:“报告方书计,没有困难!”

  “有困难直接向我汇报,”方晟道,“你抓捕不了,就请市局抓捕;市局抓捕不了,就由纪委、正法委出面;实在不行还有京都嘛,现在是法制社会,触了法就要走法律程序,天子犯法尚且要与庶民同罪!”

  “是!”吉荣山道。

  方晟又指指施轼:“这件事由你负责跟踪,三个小时之内见不到那五名犯罪嫌疑人直接向我报告,问题不过夜,我会连夜处理!”

  惦出***书计话里的份量,施轼果断应道: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章节目录

掌权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叶辰夏若雪孙怡只为原作者岑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寨散人并收藏掌权人最新章节